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ntao135246 的博客

军涛JUNTAO135246欢迎朋友

 
 
 

日志

 
 

【引用】爱巢筑在大兴岛  

2012-01-12 10: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zhuyanfu2010《爱巢筑在大兴岛》
 

                                         爱巢筑在大兴岛      

  

 

 2004年,在我们回访团来到大兴岛的第一夜,我和夫人住在简陋的农场宾馆房间里,久久不能入睡。因为农场领导答应我在明天的回访行程里增加一项重访我们的旧居,同行的战友们也饶有兴趣地表示一同前往,这让我俩非常兴奋,躺在床上,像中学生预习功课似的,为明天的重访,把30多年前在农场成家垒巢的情景在脑子里翻腾了出来,一段一段地回味。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我们一九七四年登记结婚时,正赶上农场当局大力提倡扎根边疆,我因上学无门、返城无望而下定红心,把根扎下。当时下乡知青成家潮还未兴起,我们得益于年龄稍大、抓一个“时间差”,轻轻松松从团直机关里分到一套一屋一厨的砖瓦房。相对只能住进拉合辫、土坯房的老职工,我们就算十分走运,有点像今天在大城市没怎么排队就领到经济适用房的钥匙。因为分给的这排房四家的男主人都是北京知青,所以房子还在建设中,“北京大院”的名字就叫开了。这排连体平房坐落在团直居住区最前边的位置,迎面是开阔的田野,可以想象一望无边的小麦大豆地就在我们房子的窗前由黑便绿,由绿变黄,我们也天天都像看风景片似的。当房子建成时,在枯黄的秋色里,你可以从多角度,一眼就看到那排齐整的红砖房,鲜亮鲜亮的,非常赏心悦目。有了房子等结婚,这在当今都算幸事,所以分到的房子封顶后,我俩就几乎天天下了班往工地跑,拿着图纸(自己画的)看工程连的师傅(不少就是一起下乡的知青)抹墙砌灶、填坑平地。我们是大城市来的青年,不想按当地“一间屋子半屋炕”的土样子装修自己的居室,别出心裁的让盘炕的师傅在里屋贴北墙砌了半截炕,留下三分之一的空间准备放置箱柜,还请会木匠活的知青朋友焕文做了一个木床头,涂上棕色亮漆后,连埋带钉地安在火墙对面的炕头上。我俩设想,将来铺上炕席,搭上床单,肯定和北京凭票买的双人床一模一样。说来奇怪,就这么一点改进,很快就招来一阵阵的诘问:炕短半截,冬天不冻死人呀!管他呢,反正我们的家要有点城市味,为什么叫“北京大院”呢?

深秋时节,北大荒的冷风刮起来了。我们那排红砖房的门窗都已经安装得严丝合缝。于是,我们“大院”的几对准夫妻,在工余时间都不约而同地到这里收拾整理各自的毛坯房。我邀上朋友把夏秋天打的茅草从草甸子拉回来,在自家门前垛成高高的柴禾垛;用木材厂买回的板皮子扎起半人高的栅栏。我所在宣传队的伙伴们,从工程连其他工地连讨带拿地扛回几根松木杆子,帮助我在屋前空地上搭起一个仓房的框架,接着又在柴门的另一侧噼噼啪啪地钉了一个像门卫岗亭似的厕所。紧凑的小宅院,渐渐有了模样。天黑了,家家的炉灶都通红通红地烧,把炕梢和墙面的潮气一个劲地往外赶。大雪封门时,新房已经收拾利索,看窗上的霜花结出奇异的图案,像贴上漂亮的年画。

1975年春节在北京办过婚礼后,我们托箱携包地回到兵团,一两天新房就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看看现在的屋里,南窗下的写字台,腿儿是斜翘的,样子有点新潮;迎面靠墙山的小衣柜,带有玻璃推拉门,存放在里边的彩盒一眼就能看到;立在门边的折叠桌椅也全是从北京托运而来的时尚品。柜面上摆着粉红色滴答作响的小闹钟和带有第26届世乒赛纪念图案的大饼干桶;墙上边并排挂着“广阔天地练红心”的四扇屏(画)。佯装成床的半截炕上铺着花格床单,靠床头摞起两床花缎被,很是抢眼。尽管屋外寒风呼啸,但新居内却是一片温馨“华丽”。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片风声入屋来。我们住进新居不长时间,就有“路过”的人扒我家的窗户向里窥探,仿佛我家关了一只金丝猴或是大熊猫。听不出是批判还是夸赞的话语也不时飞进我们的耳朵。在那个“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岁月里,阶级斗争无孔不入,我们家的另类和时尚沾腥惹騒似的给自己带来不小的思想压力。特别是有一天,“一身正气”外带“火药味”的保卫股长亲临我家,更让我们好一阵紧张。谁料两天后,他向我们打听折叠椅的价格,还提出托我们联系北京商店给团部会议室订购三十把同样的椅子时,我们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从那以后,再有知青朋友来我家量家具、问装修,我们就毫无顾忌地给他们作讲解和介绍。

天气渐暖后,我在前院篱笆旁插了一排杨树条,眼看着它们吐芽放了绿;从窗户跳到后院(不愿绕远走后篱笆门),在面积仅二分左右的园田地栽上紫茄子、红柿子、青辣椒……。曲干事家的老母鸡抱窝后,我要来八九只鸡雏,撒在院子里,叽叽喳喳,跑来跑去,一派生机。

由夏到秋,转眼就是入冬时节,我们的女儿要来了。我们早早把新居收拾好,用厚厚的透明塑料布把后窗封严;把刚用半年多的新火墙又彻底清了一次灰。小心翼翼的把二连老职工送来的鸡蛋码在门斗的架子上;跳上板凳把同学从鱼亮子要来的鲶鱼冰坨挂在屋檐下……两家父母从北京寄来小孩的衣物,不含三氯氰氨的奶粉和学走路的小圈车先后从邮局或火车站领了回来。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十一月中旬一个晚上,团卫生队的妇科白大夫和一位天津小知青提前三个小时就到我们家,坐在待产的妻子对面,一边磕着我炒的葵花籽,一边与我们聊天,天南地北的故事笑话全带进这间小小的“产房”里,气氛轻松得让妻子忘了人家是来接生的。为了抗衡伺机入侵的寒气,我一头扎进厨房拼命往灶坑和火炉里添煤续柴,灶锅里的水开得哗哗作响。子夜时分,孩子诞生了。上天送来的喜气随着婴儿的哭声和我烧灶腾起的水雾在屋子里弥散。从此添丁增口的幸福给我们新居又镀上一层诱人的金色。女儿在半截炕上学会翻爬、靠着被垛站立起来;在屋里和院内,拥着圈车学会走步。大约1岁多,她第一次笨拙但顺利爬上椅子后,高兴得像宠物小狗围着我们欢叫着转圈……

然而,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惜,在女儿两岁刚到时,我被变了风向的政治气候鼓动着,考上了大学。当我接到在哈尔滨的东北林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并没有像其他许多渴望返城的知青朋友那样欢喜若狂。我们倾心经营三年的小巢像被捅了的燕子窝一样崩塌了。女儿送回北京的奶奶家,妻子卷着行李到工作的团广播站去住单身宿舍,而我只拎一箱换洗的衣服,带着范进中举般的几分喜悦和几丝悲凉,匆匆上路了。居室连带家具都留给下一个住户(先后住进去的荣润、友维也在同年内考学离开),其他散乱的东西或送或卖让给了有需要人。我仿佛没有回头就甩手扔了自己的家……。

“家林渐隔梁山远,客路长依汉水流。”几十年了,山隔水阻,家客反置了,我们还有必要这么动情地寻见早已不属于自己而又没留有任何痕迹的旧居吗?

天亮后,我把昨夜有甜有酸有辛辣的回忆在心里打好包收存起来,然后尽量平静地随着陪同参观的农场司副书记(曾经是跨街巷的邻居)一起去场部宿舍区。路上,老司告诉我,昨天雨下得把家属区的土路搅成泥,姜保书记一早派人沿路撒了一车砂石。说话前,我们谁也没注意,走进家属区泥路的确没粘鞋。由于成倍扩大,我们的旧居已经淹没在成片的房海之中了。即使如此,在接近我家时,我还是远远地认出那排叫“北京大院”房子。推开结实的木门,走进小院,我没看到想见的那排白杨树,取而代之的是“树后”木栅栏上爬着红色的牵牛花,像吹喇叭欢迎我们似的。院子地面铺了红砖,房屋的门斗砌了水泥,看上去很是体面。进到屋里,马上感到敞亮和华贵,西式大家具在透过大玻璃窗的阳光照射下,四下放光。说来很巧,年轻的新主人正喜得贵子,产妇拥在席梦思床上抱着刚出满月的婴儿,新奇地朝我们笑。我夫人想到自己也曾在这里坐过月子,兴奋得使劲亲抱这又一个新生儿,放下婴儿后,一定要把压岁钱塞到孩子的手里。两个(代)母亲都觉得有福气,高兴地喊着要人照相。那场面,控制不住的把我的思绪往30年前拉……

当我们出房门要离开时,我留恋地回头再看看旧居时,猛然发现门楣上的号牌,赫然写的是“657”三个数字,我的心一动,想起我们当知青时,这个团的番号就是6师57团。天呀,莫非这是上苍的一个故意,诚心把这个对于曾在大兴岛生活工作的知青非常有意义的数字独独授予我俩,或者说特别地奖励给了我们的旧居。望着悬在门框正上方像匾额(微缩的)一样郑重的号牌,我明白了,上苍正是要画龙点睛地明示我们:记住吧,你们的青春和爱情永远留有“6师57团”的印记,不管活得多长、走得多远。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身后是“北京大院”的那排平房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原来栽着杨树的地方现在牵牛花爬上木栅栏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两代母亲和这间房子的又一个新生儿

爱巢筑在大兴岛 - zhuyanfu2010 - zhuyanfu2010的博客  

                             门牌上赫然写着《657》    

 

                                                                                          2011年7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