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ntao135246 的博客

军涛JUNTAO135246欢迎朋友

 
 
 

日志

 
 

【引用】前进团卫生队的往事  

2012-02-07 16:5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抛砖之客《前进团卫生队的往事》


  北大荒”是一片神奇的黑土地,“北大荒”作为一种精神,成为艰苦创业、激人奋进的特定代名词。几十年过去了,三代北大荒人用汗水和生命使这块黑土地由千古荒原变成万亩良田,成为中国的大粮仓。当年的前进团,如今已成为一个现代化的东北边陲小镇。我为之欣慰,引以为豪,因为我曾是当年拓荒队伍中的一员。

我是1965年到北大荒的北京老知青,在那片黑土地上生活工作了近二十个春秋。在那里,我从一个普通初中生成长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在那里,我成家立业结婚生子。虽然离开北大荒已有二十多年了,我非常想念那片抚育我成长的黑土地,那里有我青春的足迹,有献了终身献子孙的父老乡亲们。

1968年11月,二师在二抚荒原上组建六师前进团(即60团),挺进荒原的第一批有48人,曲焕友医生也是其中一员,他是前进团卫生队的第一位医生。我是1969年6月从江滨农场医院调到前进团卫生队。当时卫生队的工作场所只有半个帐篷,门诊、药房、处置室、仓库等全部在这半个帐篷里。医生有曲焕友、步高升副队长,护士有我、徐桂荣、小赵。那时不分科室,医生内外科病都要看,护士注射、外科处置、发药都要兼顾。当时,环境非常艰苦,每天吃的是黑面馒头,喝的菜叶汤,只有在生病时才能享用病号饭——吃面条。当时在泥泞的“水泥路”上走,每天都要穿高腰雨鞋。夏季蚊子、小咬、瞎蠓天天相伴,被咬得浑身是包,嘴肿得像猪八戒一样。

随着前进团的发展和对医药卫生的需求,卫生队又陆续从老团调来了周有昌医生、王佩玉队长、李国献医生、张久贵药剂师,还引进了一位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的魏国华医生,相继从连队调来了一些知青。在王队长的带领下,在团机关的后面,一片杨树林前烧荒、割草,开垦出了一片地。就这样,我们白手起家在荒原上创建了一座医院,那是一排红砖房,四周都开垦成菜地,卫生队终于有了较为正规的工作场所,大家吃的菜也自给自足了。

随着医疗设备逐渐添置,科室随之划分,医护人员的队伍不断壮大,医院初具规模。业务科室分为门诊和病房,门诊设内科、外科、五官科、妇产科、注射室等,病房有20张床位,还建了手术室,可以开展常见的外科、妇产科手术。还有检验科、放射科、制剂室等辅助科室。

当时卫生队大约50余人,知青占了60%以上,护士、辅助科室以及后勤工作大多是由知青承担,可以说知青是当时卫生队的主力军。当时知青所在各科室的情况如下:

内科:田维凯(北京)、金海平(北京,后改做麻醉)

妇产科:叶继红(北京)、刘学锋(上海)

口腔科:韩复生(哈市)

耳鼻喉科:黄其云(杭州)

注射室:张冰茹(北京)、姜敏(哈尔滨)、温志诚(天津)

病房:孟继红(北京)、钱荣华(上海)、胡晓菁(上海)、陈敏(上海)、靳桂兰(天津)、高占杏(哈市)、刘路阳(齐市)、张春杰(齐市)

手术室:李源璞(北京)、杜英杰(哈市)

化验室:孙堂博(哈市)

西药房:刘秀兰(上海)

中药方:倪玉如(上海)

制剂室:甄全福(北京)、闵家栋(上海)

防疫科:刘世刚(哈市)、李生华(上海)

财务:刘佩耀(上海)

食堂:史淑琴(北京)、王桂兰(北京)、王景华(北京)、郑蓉珍(上海)、邵美芳(上海)、孙茂贤(天津)

锅炉房:韩长福(北京)、李海根(上海)

卫生队的知青们大多是初中毕业生,没有学过医学,在老同志的传帮带下,边干边学,在实践中不断掌握医学知识。卫生队不断地把知青们送到医学院及师部医院等进修、学习深造,医疗技术在不断提高。当时已有不少科室都是知青独挡一面,如妇产科、手术室、制剂室、防疫科,病房护士基本上是知青,锅炉房、食堂除了班长是老职工,其余都是知青。

知青们工作都非常认真负责,不懂就向老同志请教。妇产科的叶继红、刘学锋两个年轻的姑娘承担着全团的妇幼保健和计划生育工作,她们工作尽职尽责,不分昼夜,随叫随到,不管交通多么不便,风雪无阻到各连队去接生、做计划生育手术,从未出过差错。我的第二个女儿是在前进团出生的,她就是叶继红从佳木斯医学院毕业后回到团里接生的第一个孩子,如今已39岁了。

当年,正值青春年华的我们来到北大荒,把青春热血献给了北大荒,而北大荒培养抚育我们成长,炼就了我们坚强的毅力,使我们成为白衣天使。当返城的大潮成为不可阻挡的洪流时,我们卫生队的知青们也纷纷撤离,使卫生队措手不及,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每每想起这些心中有些愧疚。几十年过去了,在蹉跎岁月中结下的荒友情、战友情、同志情没有随时光的流逝而淡忘,当我们步入夕阳的时候,这种兄弟姐妹般的情谊愈加浓厚,大家相互思念,彼此牵挂。同时,也愈加想念那片辽阔的黑土地,想念那郁郁葱葱的杨树林前的前进团卫生队。张冰茹


 

    尊严 与 面子  - 抛砖之客 - 抛砖之客的博客

    尊严 与 面子 - 抛砖之客 - 抛砖之客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